上海天天彩走势图预测
首頁 理論動態 中心組學習參考 原創精選 宣講員風采 在線講堂 學習動態 新視野 政策解讀

讓馬克思與“Z世代”相遇

2019-04-09來源:光明網

創新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讓馬克思與“Z世代”相遇

  光明網記者:萬霽萱、蔣正翔、吳叢叢

  “糟了,是心動的感覺!”

  在動畫《領風者》1分45秒的預告片中,五顏六色的彈幕霸屏,新鮮感刺激到了年輕人的“胃口”,他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高呼:“看我發現了什么?”“糟了,是心動的感覺!”

  在B站不可勝舉的番劇里,這部講述迄今以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科學社會主義創始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奠基人卡爾·馬克思一生故事的動畫,一上架就被年輕人“打撈”起來。動漫與政治課本中人物的組合在國漫中前所未有,他們對此感到好奇,甚至急切地等待1月28日的到來,那是《領風者》正式播出的日子。

  創新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讓馬克思與“Z世代”相遇

  2019年1月28日,動畫《領風者》在B站首播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必須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建設具有強大凝聚力和引領力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創新理論傳播迫在眉睫,讓枯燥的理論活起來,使馬克思主義真正入眼、入耳、入腦、入心,成為理論工作者探究與實踐的重要方向。

  作為參加過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并發言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鐘君帶領團隊從2016年一檔讀書類綜藝節目《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開始,利用多種視聽形式嘗試對馬克思主義進行大眾化傳播。2016年3月,說唱歌曲《馬克思是個九零后》火了,引來各大媒體爭相關注,兩度登上央視新聞聯播,并帶火了以該歌曲為主題曲的節目《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2019年,經過近兩年的精心打磨,《領風者》橫空出世,“闖”進年輕人的世界。從一系列爆款理論產品的創作歷程,或可一窺互聯網時代的中國當代學者為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做出的積極探索與實踐。

  《馬克思靠譜》:“馬克思原來可以這樣講!”

  “我親愛的馬克思,像葉孤舟行在山丘,那樣的為真理爭斗,像他一樣嫉惡如仇,像他一樣不屑權謀。”《馬克思是個九零后》的詞曲作者、畢業于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影視編導專業的卓絲娜本人就是個九零后,說話直爽,提起意見毫不含糊,被鐘君戲稱為團隊里的“小鯰魚”。這首歌并不是命題作文,而是她參與了《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節目創作過程后真實的情感流露和心路寫照。

  在今日創新馬克思主義傳播的熱潮中,電視綜藝節目《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可以說是一檔具有開創意義的作品。

  鐘君并不認為節目得益于一時的靈感,他一再強調,“這是問題倒逼使然”。在策劃節目前,鐘君在內蒙古自治區掛職,擔任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部長助理,核心工作就是進行理論宣傳。在組織講師團進行理論宣講時,鐘君發現,純粹講理論普遍存在大家既不愛聽、也聽不懂的現象。經過考慮,他決定從馬克思的生平講起,從常人視角宣講馬克思的偉大,用故事把觀點和思想串起來。2015年7月初,鐘君選擇了曾參編《馬克思傳》的中國礦業大學(北京)馬克思主義學院的盧剛作為主講人。宣講進行了5天,效果超乎期待。除了把高校理論骨干們講得熱淚盈眶外,鐘君也得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啟發,“馬克思原來可以這么講!”

  時任內蒙古自治區宣傳部長的烏蘭對鐘君給予了高度信任。宣講取得成功后,她交給鐘君一個重要任務,做一檔關于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電視節目。這檔節目成為鐘君探索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創新傳播的第一步。

  鐘君一直記得那些討論到凌晨的夜晚和飄著夜宵味的會議室。一群人干勁十足,沒有前人經驗可借鑒,那就壘著石頭過河。節目腳本需要通俗化、故事化,既適合電視語言呈現,又不能舍棄思想的原貌。一眾人等把馬克思主義思想脈絡捋了好幾遍,腳本推翻又重塑,重塑又推翻。

  在這個過程中,卓絲娜作為節目編導提出了很多意見,也提出了不少疑問。比如,當代社會哪里可以看出勞動至上?是否依然存在剝削?社會公平怎樣體現?鐘君和盧剛等主講人就迎著問題講,“她的問題其實就是當代年輕人的普遍問題,這正是我們的節目需要去解釋、去回應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小卓是被我們說服了的,所以才有了后來的主題歌《馬克思是個九零后》。歌詞就是她的肺腑之言,我一個字都沒有改。”

  從腳本到呈現,又是一個挑戰。懂理論的專家不懂電視,懂電視的主持人不懂理論。如何將雙方捏合起來,制作出一檔思想性強、又被大眾喜愛的節目,主創團隊經歷了艱難的磨合。呼和浩特的冬天漫長而凜冽,每天的節目錄制從早7點到晚12點,之后再繼續討論、研究第二天的腳本。如此持續了整整一個月。其間的心路,鐘君用一句話形容:“文言文轉化為白話文,是一場革命。把理論語言轉化為群眾能聽懂的語言,也是一場革命。”

  對馬克思進行不枯燥、不戲說的講解,是一場腦洞大開的突破性嘗試。《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開創了電視理論節目的新樣態,獲得了第25屆電視文藝星光獎提名獎,同時也帶動了一系列有相同愿景的電視節目出現。

  經過對節目腳本的重新梳理和改編,書籍《馬克思靠譜》于2016年5月17日出版,用生動、接地氣的表述方式講述馬克思,有趣有料,鮮活而不失真,讓馬克思越過政治課本符號化的鴻溝與年輕讀者相遇。3年來這本書印數超過20萬冊,不但得到中央領導的認可,也因其具有很強的可讀性而進入多家機場書店,這正是被鐘君津津樂道的一點。因為進入機場書店意味著得到了市場的認可,在鐘君的理念里,“廣大人民群眾只有真正喜歡某個文化產品,才會舍得花錢購買。從某種意義上說,沒有經濟效益的社會效益等于沒有效益。”

  《領風者》:讓馬克思與“Z世代”對話

  《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成功邁出第一步,鐘君堅定了創新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的目標,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策劃制作宣傳馬克思的動畫片。機會來了!2018年,正值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憑借《馬克思靠譜》取得的成績,鐘君和團隊接到了上級委托創作馬克思系列動畫腳本的任務,在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工程辦公室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的信任和支持下,講述馬克思生平和思想的動畫片《領風者》破土而出。

  用盧剛的話說,《領風者》受眾定位于“Z世代”。“Z世代”起源于歐美的流行用語,又被稱為網絡世代、互聯網世代,意指在1990年代中葉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Z世代”最大的特征就是其信息獲取、社交娛樂、社會認知及價值觀構建等均高度依賴于互聯網。“在這種情況下,互聯網給他什么就顯得特別重要。《領風者》之所以做成動畫的形式,就是要瞄準這個群體的年輕人。”

  如何利用好“Z世代”的關注點,對他們產生影響,是創作《領風者》一以貫之的原則,也是適應當下媒體傳播環境的必要之舉。

  按照鐘君的想法,在劇本創作初期,他們和一家成熟公司的編劇團隊合作。一行人集中住在賓館,二三十個中英文版本的《馬克思傳》《馬克思和恩格斯全集》堆滿了會議室,摞高的參考書籍不止有學術型,還有故事型、漫畫型等。創作期間,主創團隊還一起觀看研究了大量人物傳記類紀錄片和動畫片。

  2016年8月到11月,經過兩次為時一個月的研究、討論與磨合,編劇團隊拿出了第一稿劇本,但虛擬、戲說的內容過多,鐘君最終決定親自上手,和盧剛組成編劇團隊,對劇本進行重新設計和推演。兩人把鐘君家的書房當成了辦公室,把劇本投影到電視上,對著大屏幕一字一句修改。歷史的碎片漸漸縫合起來,馬克思還得是那個馬克思,情節必須忠于史實,但也不能過于刻板,“我們經常假設自己身處在那個場景,會怎么說?怎么做?為了一句合適的臺詞,可以討論半個小時。”

  劇本的思想性高度凝練,融入在每一句臺詞中。比如,為了進一步明確了解馬克思哲學思想的形成過程,鐘君重讀了《德國古典哲學史》。“馬克思是怎樣由崇拜康德,又批判康德,繼承黑格爾,再把黑格爾和費爾巴哈相結合,最終形成自己的哲學思想的,這個過程雖然只有幾句臺詞,但表達也得非常清晰。”

  對動畫細節的考據極其嚴謹。從人物的姓名著裝,到街景風物,都進行了嚴格的考證。比如,青年馬克思的第一次思想轉折,曾與一位摩塞爾記者發生過直接關聯。1842年12月,《萊茵報》發表了一篇反映摩塞爾盆地釀酒農民生活貧困的通訊,被總督斥為誹謗。1843年,馬克思發表《摩塞爾記者的辯護》,提出一系列哲學觀點,公開捍衛在政治上、社會上受壓迫的貧苦群眾的利益,被看作其思想發展史上的重要轉折。然而,在所有的馬克思傳記中,這位摩塞爾記者都無名無姓,面目模糊。經過一番書海查閱,鐘君和盧剛找出了這位名叫科布倫茨的記者,并將他塑造成為推動動漫情節的關鍵人物。再如,青年馬克思離開特里爾,乘船去波恩讀大學時,乘坐的是游輪還是小船?在當時的年代,巴黎街景中有沒有埃菲爾鐵塔出現?就這樣一點點地塑造人物,摳細節,動漫逐漸骨架成型,血肉豐滿。

  馬克思與恩格斯這對革命巨人的偉大友誼,是動漫中濃墨重彩的華章。然而,馬恩二人主要通過信件交流,如何能讓兩個人說起話來?兩個人的初次見面,又會說些什么呢?

  百余年來,無論是《馬克思傳》還是馬克思與恩格斯的各類回憶錄中,都沒有提及二人交談的細節。鐘君和盧剛就根據馬恩二人各自的研究領域、思想上的交集、對彼此的熟悉程度,在史實的基礎上進行合理推斷,設計出完整的談話內容。“1847年11月23日,恩格斯給馬克思寫的信,馬克思沒有立即回信。27日,二人一起出席共產主義者同盟在倫敦舉行的第二次代表大會。大會決定采納馬克思恩格斯的觀點,公布一個宣言形式的同盟綱領,并把起草工作委托給馬克思、恩格斯。所以完全有可能,他們是經過了面對面的討論才達成一致,而討論的內容正是《共產黨主義原理》,即后來的《共產黨宣言》!”盧剛對此充滿自信,“歷史上真實的談話內容,應該跑不出我們推斷的范疇。”

  也因此,鐘君和盧剛寫出了《領風者》預告片中最振奮人心的情節。兩個風華正茂的青年人在房間里熱烈地交談,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命運掛系在他們身上,“無雙的聯盟”走出了書信的神交,歷史在這里拐出了偉大的弧度。“革命不朽!”“鮮紅的布爾什維克由我們繼承!”此時,彈幕中刷出了一片“烏拉”,年輕人的熱血被徹底點燃。他們似乎回到了那段激揚的歷史,見證了“為了信仰,一往無前”的赤誠。

  這一刻,年輕人終于與青年馬克思共情了。

  為了保證劇本內容的客觀、嚴謹,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工程辦公室組織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央黨史與文獻研究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科研單位和高校上百名專家,分三次對《領風者》劇本開展審改,對播出前的成片也進行了審看,每次都會提出厚厚一沓修改意見。為增強劇本的吸引力,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辦公室還組織了一批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高校的大學生對劇本進行了審讀。鐘君和盧剛根據專家和大學生們的意見,對劇本進行核實與訂正,毫不含糊,“這個劇,在內容上的確經過了千錘百煉。”

  對史實展開扎實的基礎研究,力圖呈現真實的馬克思,還原其思想的發展軌跡,是鐘君在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中極為看重的核心。除了成長為一名“成熟的編劇”外,鐘君作為一名策劃人,也想要進一步提升動漫的市場化程度,簡而言之,“想把以馬克思主義為主題的動漫做得讓大家真心喜歡,同時也得到市場的認可。”在鐘君看來,《領風者》動漫逐漸成型,是政府和市場合力的結果,雙方缺一不可。內蒙古電影集團作為出品方之一,在政府和市場的溝通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未名文化公司作為制作方,在組織和盤活市場資源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娃娃魚動畫、鮮漫文化、北斗企鵝工作室等相關國內一流團隊參與到了《領風者》的創作過程中。

  作為一個市場化程度很高的產品,資金在整個生產鏈條中的作用尤為重要,除了政府的引導資金外,鐘君透露,未名文化公司投資補齊了資金缺口。B站和優酷都購買了播放權,其他的視頻播放平臺也在主動接洽購買播放權。

  通過市場化的方式回收成本,是主流意識形態產品在市場化中邁出的第一步,在這個過程中,自帶正能量的《領風者》給了企業信心,讓他們感覺未來可期。

  為了更好地增強《領風者》的感染力,鐘君和團隊沒少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比如采用極其新銳的音樂方式創作《領風者》的片尾曲。片尾曲由說唱組合“南征北戰”主唱,以國際歌的旋律做引子,中國愛樂樂團的弦樂團演奏前奏,國際愛樂樂團的兒童合唱團和女聲伴唱團進行伴唱,整首歌曲抒情與RAP結合,崇高與熱血并存,謳歌著理想,張揚著青春。這些“混搭”的元素,帶來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十幾歲的青少年喜歡,七十歲的老專家也愛聽。連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副團長張高翔都說,“這首歌的創作方式太超前了,真的很好聽。”

  “歲月易逝,我只活一次,為了新時代準備,我想要有所作為”,這句片尾曲中的歌詞,用來形容像鐘君及其團隊一樣,在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路上進行探索的學者再恰當不過。突破常規總是艱難的,這是一條并不好走的路,是追夢之路,也是一條“光榮的荊棘路”。但這個“絕不退后”的鐘君,借著一顆執著的心,讓人看到了路的形狀與未來。

  “大眾化是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重要一環”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加強傳播手段和話語方式創新,讓黨的創新理論飛入尋常百姓家。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我國8.02億網民中20至29歲年齡段的網民占比最高,達27.9%,高中學歷以下的占79.4%。針對網民低年齡、低學歷的客觀現實,如何創新傳播手段,增強理論產品的影響力和感召力,是當前馬克思主義理論傳播面臨的重要問題。

  傳統的理論宣講多是線下集中宣講,遵循宣傳灌輸式的思路,內容大多上下一般粗,語言容易流于口號化、文件化、抽象化。今天,宣傳思想工作的社會條件已大不一樣了,“做好宣傳思想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創新。”鐘君強調,要實現“從上往下講”到“從下往上講”、“從大往小講”到“從小往大講”的轉變。

  馬克思是偉大的革命導師,他的很多故事都被人們津津樂道,于是在《領風者》中,鐘君團隊通過有人物、有情節、有細節、有溫度的理論故事傳播好馬克思主義理論,從而讓人物更立體,讓故事更豐滿、更有人情味兒。

  “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的前提是語言的大眾化,我們不僅要創新講述方式,寓理于事,說事論理,也要把理論語言翻譯轉化為新時代的話、年輕人的話、鮮活的話、言簡意賅的話、容易記得住的話,力求讓大家聽得懂,聽得進,聽了信。”因此,在新理念與新模式的引導下,鐘君策劃推出了《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領風者》等理論宣傳產品,既有底氣,也接地氣;既內容紅,形式也潮,身體力行地做到了不戲說不枯燥,在不空喊口號中把主流意識宣傳到位,實現從“要你看”到“我要看”的轉變;同時也沒有為了吸引眼球而忘了導向,丟了陣地,避免主流意識形態陷入“有力無處使”的尷尬境地。

  鐘君介紹,《領風者》的另一個創新之處在于運用系統思維,走“結合式”創新創意的路子,努力做到內容一次生成,多樣態呈現,多頻次傳播,多渠道發布,多平臺運營,避免零敲碎打,防止內容資源浪費。《領風者》出版同名圖書、舞臺劇、主題歌、表情包、小程序測試題等產品也將陸續推出。“同一個IP跨媒介的呈現形式不同,表達方式不同,但最終多方合力,產生1+1>2的正向效果。讓不同的受眾,通過不同的渠道,接觸不同深度的馬克思主義大眾化成果。”

  在《開卷有理之馬克思靠譜》獲得成功后,并不是沒有質疑的聲音,“有些人認為,學者怎么不在大學里好好教書做研究,反而做一些不務正業的事情。”

  鐘君對此并不認同。他指出,在歷史的發展進程中,馬克思主義大眾化的工作一直被提在極為重要的位置上。馬克思和恩格斯一向重視宣傳陣地建設和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傳播,他們積極創辦各種報刊,撰寫大量通俗易懂的文章和著作,并推動相關作品多種語言版本的出版,將馬克思主義思想傳遍歐洲國家乃至世界各地。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選擇馬克思主義之初就開始了大眾化的努力,他們辦刊物,寫文章,辦夜校,開講座,用工人、農民喜聞樂見的民歌、戲劇、標語、圖畫和講演等通俗易懂的方式,向群眾宣傳馬克思主義。再比如,艾思奇的《大眾哲學》用人們身邊的生活實例、通俗易懂的語言、生動活潑的形式,闡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問題,把深刻的哲理寓于生動的事例之中,啟發引導了幾十萬青年去探求真理,奔向革命道路。該書一經發表就引起廣泛關注,影響深遠,毛澤東盛贊這本書勝過十萬雄兵。因此,大眾化的工作一直是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重要一環。

  “我從事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工作,并不能算是跨界,我就是在做我的本職工作。大眾化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是馬克思主義研究者的底色和必然追求。理論如果不能掌握群眾,就不能轉化為物質力量,而理論要掌握群眾,就必須要經過‘大眾化’這個環節。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學者應當努力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與群眾之間的搬運工。”

  出于刻在骨子里的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鐘君想把馬克思的思想觀點、信仰與氣質真正地傳遞給年輕人,“現在的年輕人并不存在知識的焦慮,存在的是價值觀的焦慮,我們有責任對他們進行正確的價值觀引導。正因為如此,我們推出的理論產品要通俗而不庸俗,更不能媚俗。要適合年輕人,而不是迎合,更不是附和。”

  讓馬克思主義理論傳播“活”起來,“火”起來,用馬克思的力量指引大眾,凝聚人心,積聚力量,這不僅是鐘君的思考,也代表著很多學者進行理論研究與創新傳播的心聲。

  喚醒馬克思主義的新力量,中國學者在行動。

版權所有 中共湖北省委講師團 鄂ICP備17012520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2536號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省委大院5號樓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43007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预测 新美女麻将街机 麻将游戏界面怎么退 貔喜网络脉动棋牌英雄会 雀美眉麻将写真馆图片 天天赢棋牌 内蒙快三走势图和值 极速快乐十分假的 体球即时比分网手机版 怎样加入手机麻将代理 天津11选五手机版